白小姐一码中特135期|正版港彩一码中特
2019年07月24日 星期三
首頁>新聞茶座 > 正文

非虛構寫作:規則與底線

2019-03-19 20:21:04

來源:青年記者2019年3月上   作者:

摘要:  主持人:蔡笑元  嘉 賓:王志安 資深媒體人、評論員  陳 實 南方都市報要聞部副主任  楊 旭 微信公眾號麥子熟了首席運營官

  主持人:蔡笑元

  嘉  賓:王志安  資深媒體人、評論員

  陳  實  南方都市報要聞部副主任

  楊  旭  微信公眾號“麥子熟了”首席運營官

  主持人的話:如今非虛構寫作被不少媒體應用,一些自媒體公眾號也宣稱采用非虛構的手法講故事。

  最近,“咪蒙”旗下微信公眾號發布文章《一個出身寒門的狀元之死》,由于故事情節被質疑存在很多不實之處,引發熱議。“咪蒙”團隊對此回應稱,該文為非虛構寫作。該文是嚴格意義上的非虛構寫作嗎?媒體應該如何進行非虛構寫作?請看本期嘉賓的觀點。

  “寒門狀元之死”:

  虛構還是非虛構

  王志安

  “咪蒙”旗下微信公眾號“才華有限青年”回應輿論的核心,是說自己的文章“不是新聞報道,是非虛構寫作”。“咪蒙”系之所以不愿意承認他們的文本是新聞,理由可能有二:第一,在我們國家,新聞報道是需要資質的,這個資質自媒體無法隨意獲得。而且一旦被歸為新聞報道,就需要納入新聞的監管體系,“咪蒙”們顯然不希望如此。第二,“寒門狀元之死”發表后被網民扒出大量違反邏輯和事實的細節,如果按照新聞報道的標準來看,這篇文章顯然算是“失實”,但如果說是非虛構寫作,似乎標準就可以低一些。

  真的如此嗎?什么叫非虛構寫作?

  按照我的理解,非虛構寫作在基本原則上,和新聞報道的規則是一致的。非虛構寫作無非是可以借鑒一下文學講故事的手法,不需要像新聞那樣緊跟時效,除此之外,二者必須遵循同樣的標準,否則,就不能稱為非虛構寫作。

  國外的非虛構寫作歷史很長,也早已形成了比較規范的標準。按照哈佛大學出版的《哈佛非虛構寫作課:怎樣講好一個故事》一書的標準,非虛構寫作有著明確的邊界:

  1.不可以合成人物和場景。比如將發生在幾個人身上的故事,為了敘述的需要而合成在一個人身上。盡管這些事件在現實中可能都是真的,但合成本身構成了造假。另外,場景是包含在真實性里的元素,同樣的經歷,換一個場景,引發的情感體驗會完全不同,所以場景必須有準確的對應性。

  2.如果以第一人稱敘述,那敘述者本身不能是偽造的。第一人稱敘述的目的,就是為了增加確信性,除非作者表明這是小說,否則讀者會自動認為這個人是真實存在的。為了避免讀者的誤解,非虛構寫作要求,如果用第一人稱敘述,這個人就必須是真實存在的。

  3.寫作本身必須基于可靠的信息源,不能使用未經確認的信息源,不能對信息進行添加和欺騙。

  4.時間線的敘述有些時候可能由于年代太久不精確,但糅合時間,讓讀者誤把一個月當作一周,或者將一天當作一個小時,這都是不可容忍的。時間線是我們理解新聞、也包括真實事件的靈魂,一旦時間線被混淆,人們對事件的理解就會偏移。

  5.文本中如果描述了當事人的想法,這個應該是其本人真實的發言,他們說了什么,作者才可以寫什么,而不是“作者決定讓他們說什么……你不能進入他們的頭腦,代替他們思考”。

  “咪蒙”系聲明說,之所以在一些細節上采取了“模糊化”處理,是為了保護信息源。但是,無論是新聞報道還是非虛構寫作的原則,出于保護信息源目的的信息處理,都僅限于涉及隱私部分。而且這部分信息需要公開標示,比如說注明名字是化名。除此之外,文章中的所有信息都不能失真。

  就這篇文章而言,大量的失真細節和當事人的隱私并無關系,比如高考分數、阿里P7、在國企做假賬等細節。還有,“才華有限青年”在回應中說,死者和家庭,包括他的老師和同學都不愿意被打擾,但文本中的當事人并沒有什么見不得人的經歷,為什么他們要眾口一詞不愿意被打擾,實在是令人生疑。此外,如果提供信息的人(如果確有其人的話)完全無法披露任何可以確認的消息,也是不能隨意標上非虛構三個字的。

  所以,在我看來,這篇引發無數人討伐的文章的最大問題,是明明是虛構的作品(可能有原型人物,也可能不存在),卻以非虛構寫作為幌子,來消費讀者。

  為什么“咪蒙”系的文章,一定要宣稱自己是非虛構寫作呢?

  對于讀者來講,虛構和非虛構給他們造成的情感沖擊是完全不一樣的。對于虛構作品而言,讀者的要求是故事講述得是否完美,懸念的設置是否足夠讓人感覺意外;而對于非虛構寫作來講,讀者會從自己的人生經歷中去體會和理解當事人的境遇。虛構來源于抽象,而非虛構更多地源于具體,兩者有著本質的不同。“咪蒙”系的文章如果從文學的角度看,是不夠格的,但打上非虛構幾個字,卻足以打動(部分)人心。

  如果基于上述非虛構的專業標準制定公眾號的監管標準,我是贊成的。既然你叫非虛構,就應該遵循非虛構寫作的專業標準,不能打著非虛構寫作的旗號,用虛構手法來收割流量。但前提是,標準應該一致。

  “南都語聞”:

  真實的內容,創造性敘事

  陳  實

  2015年10月,南方都市報正式推出“南都語聞”版,嘗試非虛構寫作,得到讀者和業內人士的認可。這與近年來非虛構寫作興起,倡導以現實元素為背景的高質量寫作有密切的關系。非虛構寫作特殊的敘事特征也為新聞的表達提供了新的可能性。這在某些特點上是與“南都語聞”的版面理念和風格相契合的。

  不同于其他的文字表達方式,非虛構寫作需要較強的社會認知、新聞敏感和語言表達能力。一篇好的非虛構稿件,絕非靈感突現或幸運使然,而是有其必然的規律。從主題的確定、采訪持續的時間、破解采訪過程中的難題、內容的線索、采訪內容的梳理、資料的使用,到內容結構的安排、語言節奏、人物特征、內部沖突、文本氣質等方面,無不飽含著采編人員的辛勤付出。

  “南都語聞”的許多選題來自日常的新聞報道。由于版面對內容提出了較高的寫作要求,因此稿件刊發標準和日常稿件有很大的不同。記者和編輯要有足夠的時間聯系溝通,去設置故事語境,改造完善文本,根據需要補充采訪。這往往要求記者有細節翔實的采訪過程和素材積累,更加努力地實地調查、更加仔細地觀察、更加勤奮地搜集資料,以及更加精準地表達,才能應付編輯的“十萬個為什么”。記者常常為了一篇三千字的稿件,搜集采訪出數萬字的素材,作為稿件基礎。

  2015年,國務院印發《國務院關于積極推進“互聯網+”行動的指導意見》。為此,“南都語聞”版面刊發《翠姨的手機》一稿,通過湖南籍在粵務工人員的親身經歷,反映出移動互聯網時代,手機這個通信工具給普通人的工作和生活帶來的巨大改變。編輯不斷與記者溝通,提出各種細節問題;記者不斷地回訪和補充內容,使得稿件從一篇幾百字的消息,慢慢成長為一篇聚焦普通市民群眾,通過講述普通人生活變遷故事,關注科技進步與社會發展,體現國家“互聯網+”戰略必要性與及時性的深度稿。

  非虛構寫作以故事為載體,承載著當今社會的很多閱讀期待。在一部分非虛構作品中,我們不僅看到真實的生存經驗、人性的復雜,還看到了現實社會中的利益關系、某個群體的鏡像,因此在社會上備受關注。每篇“南都語聞”的稿件,都是在講故事,講個人的故事,講某個群體的故事。通過優秀的故事文本來展示個人或群體的命運。故事講得好不好,首先取決于故事結構的設置。這就需要編輯對每個選題都有自己的認識和把握。

  廣州越秀區楊箕村村民回遷,采編團隊在村民選房時就啟動了選題計劃,并長期跟蹤,在村民領取新房鑰匙的時機找到合適的切入點和戲劇性場景。通過一個土生土長的村民領新房的個案故事,記錄現實生活,折射社會變革,回溯過去50年,用個體命運的改變描述時代的變遷;而其背后,則是廣州這座城市發展的日新月異。

  《一頭詩意棲居的牛》講述廣州的紅專廠(創意文化產業園)養了一頭牛的故事。我們先以人的視角講述牛的故事,再以牛的視角來點出一些有引導作用的關鍵信息。這種多元化寫作,在“南都語聞”版是常態化的采編工作體驗。

  相比傳統的新聞消息寫作,“南都語聞”版刊登的文章力求在嚴謹和克制的基礎上,回避相對古板和枯燥的文風,重視文學手法的運用,借助文學的寫作策略和方法,借助多種敘事手法和修辭技巧,重視對話、場景、細節和心理描寫,增強作品的體驗性和理解性。

  2016年日本大地震,5名女大學生被困在倒塌的廢墟下。編輯記者積極協助學生脫困,并對她們進行了采訪,一點一滴地補充稿件所需要的語境要素,高度還原地震現場的每一個細節,通過被困學生的回憶,收集被地震廢墟掩埋在地下的學生的每一個動作、每一種情緒、每一聲哭泣。最終見報的《梁嘉玲和松本綠》稿件,內容翔實、細節豐富感人。稿件從學生被埋到逃生進行全景式描述,動作、情緒、語言記錄細致入微,既讓人感慨災難降臨時人的脆弱與堅強,同時,又被一群女孩在被困狀態下的友愛與互助所感動,為她們在危境中堅定的求生欲望所折服。

  非虛構寫作也是基于事實前提展開的寫作活動。《韋氏大詞典》第2版中對非虛構寫作的定義是:一種內容基于現實和事實的文學分支,以敘事散文的方式處理或提供觀念,包括傳記與歷史文章,與虛構文學相對,與詩歌和喜劇相異。因此,與虛構性寫作基于想象的特點不同,非虛構寫作是圍繞采訪建構真實性。真實事件、真實經歷、真實體驗是非虛構寫作的基本要求。

  真實是新聞的生命,是新聞存在的基本條件,指的是新聞報道中的每一個具體事實必須合乎客觀實際,比如時間、地點、人物、事件、原因和經過都要經過記者的核實與調查,要經得起核對與考驗。堅持新聞的真實性,不僅僅是新聞工作者職業精神和職業道德的體現,更直接影響媒體的權威性和公信力。

  非虛構寫作同時要求真實的內容和創造性的敘事。“南都語聞”版的設置,在傳統的新聞文本中加入非虛構寫作的表達方式,從而使故事更好看更動人。有時候編輯也會困惑,大量的非虛構寫作元素和文學的表達技巧,如果加得恰如其分就是點睛之筆,如果加得太多,就會影響新聞的真實客觀。對此,我們堅持真實的底線,在面對類似疑問的時候,寧可放棄對文學性的追求,也要確保內容本身的客觀和真實。因為我們從事的是新聞生產,因為我們是媒體人。

  “麥子熟了”:

  講故事要對讀者負責

  楊  旭

  主持人:現在很多微信公眾號尤其是情感類公眾號喜歡講故事。“麥子熟了”作為很受歡迎的情感類頭部公眾號,是怎樣做故事傳播的?

  楊旭:“麥子熟了”創立于2013年,現在擁有300萬粉絲。我們的品牌價值主張是“做有趣的人,交有趣的朋友,去有趣的地方,過有趣的人生”。我們關注年輕人喜歡的話題,選題方向為正能量的價值觀和關注個人成長的實用方法論。我們的文章一部分來自內容團隊原創,以年輕人的視角,講述好玩有趣的故事和實用職場經驗、思維模型方法論等;另外一部分是經過授權轉載全網優質文章。文學創作源于生活高于生活,講故事運用類比的手法,把一種觀點或方法融入簡單易懂的故事里,更能引發讀者的代入感和共鳴。

  主持人:“麥子熟了”講故事的素材一般從何而來?經過了怎樣的加工處理?

  楊旭:我們的文章素材主要來源于以下四個方面:第一,選取媒體公開報道中的事例;第二,社交媒體熱文中的事例;第三,文章作者原創的故事;第四,從粉絲社群投稿及故事征集活動中遴選素材。我們的原創文章要經過以下流程才會發布:首先相關工作人員提供多個選題,我們召開選題討論會,擬定一個方向,交給內容團隊寫作,然后經過嚴格的審核,刪改不當內容,最后才能發布。

  主持人:您對非虛構寫作怎么看?您認為“麥子熟了”的文章屬于非虛構寫作嗎?

  楊旭:非虛構寫作對自媒體來說,還是比較前沿的寫作手法,很難用簡單的定義來描述清楚。我們公眾號的文章更偏重價值觀、方法論、故事性,我不認為這屬于非虛構寫作,而是更接近文學創作。

  主持人:“麥子熟了”一直三觀很正,所傳達的情感也很積極向上。在內部管理中,寫作時有哪些底線或者禁忌?

  楊旭:我們的文章主要關注年輕人成長,以弘揚正能量價值觀和實用方法論為主,寫作底線就是堅持對讀者負責。我們的讀者都是年輕人,我們期待所創作的內容能夠對年輕讀者群體的成長帶來真正的幫助。

  主持人:您認為微信公眾號文章在講故事時,理想的狀態應該是怎樣的?應當遵循什么原則?

  楊旭:第一,遵循事實和社會倫理,在創作的過程中傳遞正能量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;第二,對讀者負責。微信公眾號的作者和運營人員應當每時每刻都設想:如果你的孩子、家人、朋友是你的讀者,你會怎么講這個故事?你會傳遞什么價值觀?你會堅持怎樣的寫作原則?如果你不愿讓你的孩子、家人、朋友看到你的文章,不愿讓他們接受甚至接觸文章中的價值觀,那么你就應該反思一下。

  主持人:楊旭先生的觀點給我們帶來啟發。自媒體公眾號不具備新聞信息服務資質,發布的文章多是文學作品,不是新聞通訊,本不會有多少人將他們的文章內容當做絕對真實的事實。若傳達嘩眾取寵的價值觀和極端情緒,卻自我標榜為非虛構寫作,扭曲一些術語來粉飾自己,試圖為自己的文字“洗白”,是不能令人信服的。任何寫作手法都只是工具,決定工具幫助人還是傷害人的,必然是使用工具的人。無論哪種自媒體,都應真正愿意幫助人、引導人,弘揚正能量,用嚴格的流程確保信息質量,對讀者負責。希望在微信公眾號平臺上,正能量的公眾號能百花齊放。○

來源:青年記者2019年3月上

編輯:

白小姐一码中特135期